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砸棺抢尸配冥婚:在一些地方,死后也得不到安生
[ 编辑:dhcmd | 时间:2018-08-02 09:26:02 | 浏览:37次 | 来源:中国企业网 ]
搜狼网,eee4.cc,摆钟论是谁的著作,菲尔普斯手柄,砸棺抢尸配冥婚:在一些地方,死后也得不到安生

原标题:砸棺材,抢尸体,配冥婚:在一些地方,死后也得不到安生

作者|王彦入编辑|闫如意

出品| 谷雨× 凤凰WEEKLY

江西一场名为“绿色殡改”的殡葬改革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

当地政府要求,从2018年9月1日零点起,必须实现火化率100%,“严禁遗体装棺入土,严禁骨灰入棺土葬,违反规定的,将拆除坟墓,强行火化。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有执法队伍入户抢夺棺材,就地砸毁。江西多地还出现了强行掘坟进行火化的情况。

视频曝光后,江西民政厅发布消息称,部分地区落实过程中过于简单粗暴,应当制止。

一场闹剧似乎可以停歇,但入土之后想要安息,却远没有那么容易。

在中国,让死者安安静静的走,是最不容易的事。

甚至死后的尸体,还可以沦落为商品,被高价买卖,掘棺重葬,不得安生。

阴阳先生的生意

一具女尸卖到十八万

“找一个合适的男的,(给女子)配婚。”

电话响起,风水先生周晓军知道生意又来了。

他在山西阳泉一带颇有名气,自称乾隆朝时,周家便以此为业,至今两百余年。他们称自己为“阴阳先生”。

来电者与周晓军相熟,在阳泉市平定县经营冰棺生意。他收到消息,一位年轻女性即将去世。老熟人希望周晓军帮忙“婚配”。

不是通俗意义上的配对结婚,而是配冥婚,也称为配阴婚、娶鬼媳妇。这项被视为封建迷信的民俗,至今残存于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河北一带。

在一些地区,女子生来就被视为“别人家的人”,一旦未婚而故,不能葬在娘家,只许草率地起个坟头,埋在田埂间。

早逝的未婚男子亦然,进不了祖坟,徘徊在香火之外,被邻里唤作“孤坟”。而祖传有言,孤魂野鬼会兴风作怪,唯有成双成对,方能以安家宅。

为让男女有一个“完整的家”,婚姻制度由人间沿袭至冥国,作为长辈的父母,自认为有义务替子女寻尸、配对、完婚,让一双男女进入男方祖坟,入土为安。

比照阳间,冥婚同样讲究门当户对、年龄合适,但完婚与否的关键,在于男方家庭支付彩礼的高低。在山西洪洞县,一具女尸卖到十八万,当地人并不为之惊讶。由此而来的贩尸、盗尸产业链,在当地一度猖獗。

从业以来,周晓军经手的冥婚已有数十起,“每年都有,至少一两起”。

外界眼中匪夷所思之事,周晓军已习以为常。“(配冥婚是)很正常的事,这里的人都会做。”

周晓军家杂物柜供奉着“家堂神”,他说,供神方能保平安。

有几例冥婚,周晓军印象深刻,“阳泉这边的,有个男的,当时已八十多岁,他活着的时候,便买好了女性尸骨,委托我在他去世后,替俩人完婚合葬。”

老人一生未婚,预感时日不多,提前为自己准备了后事。女方与他同龄,曾一起念书,三十多岁时意外去世,生前同样未婚。

“他亲自把这女的尸骨弄过来,放在祖坟边,大概又过了五六年,男方八十五六岁时死掉,双方合葬。”这场他操办过的年龄最大的冥婚,周晓军轻描淡写。

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黄景春实地调研时发现,阳泉冥婚年龄最小的仅十来岁,最大的女性71岁,男性92岁。而更多的需求,仍集中在青年一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周晓军的小舅子因车祸去世,家人曾为他操办冥婚。二十来岁的小舅子生前未婚,家人一直惦记,寻思为他配个好对象。门当户对的上好女尸难找,一年过去,没有音讯,再过一年,仍无下落。直到二十多年后,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因病过世,两家人才定了亲。

女孩死在了母亲家,这有违风俗。“我们祖传就是,女的不可以死在娘家,死在娘家了,不能从大门走,她不是这家的人。”她隶属于未来婆家,是“泼出去的水”。死后,娘家族谱亦无她容身之地,必须“嫁”出去,生嫁或死嫁,总归得讨个归宿。

完婚当天,为避走大门,女孩家外院搭起一架长梯,周晓军与六七个男方家人,从院内接力递尸,女孩尸体越过房梁,顺梯而下,尔后平放在屋外的棺材里,由等候多时的男方家人抬回祖坟,与周晓军小舅子的白骨完婚。

没有人说得清不配冥婚会有何后果,但出于对鬼神亡灵的敬畏与恐惧,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能力范围内,尽力为子女配婚成家。

冥婚彩礼均价已在十二三万元

“你们那儿的(未婚而亡)小孩,都没完婚啊?”山西洪洞县,年近六十的马超眉心拧成一团,脸上挂满疑惑反问道。

年过半百的人生经历让他笃信,冥婚普遍,举国皆是,“这是必须的啊”。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马超摇了摇头,难以置信,继续追问,“那以后不会完婚?”说罢,暗自思忖,“是不是(小孩)没有父母?没人来管(冥婚)啊?”他尝试为自己经验之外的事实,找一个恰当的理由。

2016年5月6日,山西运城,一场冥婚让15岁的死者张海军(化名)娶上了“媳妇”。

与周晓军一样,马超见惯了冥婚。马超很小时,年仅十七八岁的小姨病逝,被配给了一位同样未婚去世的男士。不大的“婚房”内,双人床上铺着红色被褥,小姨与男士的照片,端放在床中央,“跟活着(举办婚礼)差不多”。

成年后,除了围观、听说别人家的“喜事”,马超妻子李云梅也曾亲自为别人牵线。但囿于各种条件,双方没有谈拢。

冥婚中最看重的条件是“钱”,即处于婚礼主导地位的男方,愿意给予女方家庭,购买女尸的“彩礼”价格。

价格评定标准随女方年龄、学历、样貌、家庭状况、尸体完整程度、新鲜程度等不同而有所差异,病亡的女尸价格高于车祸中身体受损严重的女尸。此外,还讲究“鲜尸”与“干尸”的区别,才去世的新鲜尸体价格,远高于封存多年的干尸白骨。

十年前,洪洞县的张磊,曾为两位去世男女说媒,经过议价、抬价、几家争抢,女尸价格最后定为61000元。“那时候,六万多可以在村里修几间平房了”,同村人议论。

那位22岁的小伙,外出内蒙古做电焊工,在大雨中触电而亡,获赔23万元。家人从未停下为他寻妻的脚步,同村、邻村,凡与他家沾亲带故的好友,也都帮忙留意。直至三年后,张磊表妹的朋友意外去世,将同样的嘱托交付张磊。

女孩21岁,正上大学,郊游时车翻人亡。女孩的死讯一经传出,有配婚倾向的男方家庭纷纷托人来提亲。“包括我在内,当时有六家去谈”,张磊回忆。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夺战。面对优质女尸,你争我夺,几方使出浑身解数,但获胜者除了赢在合适的年龄、不错的样貌,杀手锏还是能给出的价格,“那时候就没有人出六万,冥婚的均价一般是三万,最多四万”。

女方当时不缺买家。“他们就抬价,本来要八万。”张磊说,女方对六个家庭做了实地调研,“人家就跑到村里去问了,(男方)出了事,赔了多少钱,看你能不能出得起这么多钱”。

六万,击溃了其他五个平常家庭,独留张磊一方。经他牵线,两家见面协商,定了孩子的完婚日。

眼看“喜事”将近,女方舅舅临时要求“加五千”,为外甥女买一身新衣服。男方本已出钱操办了彩礼、棺材、衣服。张磊怒了,但他明白,买新衣只是借口,抬价才是目的。

张磊看不过,大庭广众下,与女方舅舅发生争吵。一来二去,价格定在了61000元。

“那会儿,如果不是正儿八经出了事,别人给赔这么多钱,(正常人家)是出不起(六万一)的。”张磊说。

而山西能给出天价“彩礼”的家庭,不在少数。

他们并不富裕,年轻的孩子被旺盛的煤矿生意吸引,离家下窑,多干重活、危险活,伤亡率自然也高。一旦发生瓦斯爆炸、煤窑垮塌,大批的未婚男青年有去无回。

他们的家属,怀着愧疚之情,会用获得的大笔赔偿,为孩子寻一门好亲事,一定程度上,拉高了女尸市场的需求与价格。

过去,冥婚双方结为姻亲,还常有走动,如今,女尸成了赤裸裸的商品,婚姻沦为交易,“姻亲”双方仅存在买卖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洪洞县一带的冥婚彩礼,均价已在十二三万元,张磊听说过最高的一起,价格高达18万,一锤子买卖后,两家断了来往。“现在生活好了,阴间、阳间婚礼的彩礼都高了。”张磊说,但无论价格多高,只要家庭条件允许,父母都会竭尽所能,为孩子结一门亲。

三年被盗27具女尸

冥婚对女尸的需求,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阳泉市某医院“女尸很少很少”。一位在太平间工作二十余年的员工说,“二十几年,女尸很少是一个常态。”

需要配婚的男方家属,会提前打听,化疗区、重症区哪位适龄未婚女病人行将就木。打听好,自行与女方家属商议,待女孩去世,直接将尸体运走。

有的医院必须火葬,“说好以后,给医生一点钱,趁清早,大概三四点,便把尸体运回来。”周晓军回忆。

女尸稀缺,冥婚盛行,也给这一带留下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女子改嫁前,需商议好,是否“活嫁死不嫁”,即“活着,我们成为夫妻,死了,我再回到原配那里”。

若“活嫁死也嫁”,女子去世与现任合葬,那原配离世后,子女还得花钱为他购买尸骨。由此而来的争端在阳泉时有发生。

“闹意见的很多,(女性)没的那天,两家嚷嚷得厉害,就是因为没有提前把这个事商量好。”周晓军回忆,阳泉郊区有一户人家,女主人去世后,久久不能埋掉,“因为双方都留下了儿子,同母异父的,母亲死了,都去争这个妈,要不回尸骨的话,那边就得掏钱配一个”。

血缘至亲在金钱、民俗面前不堪一击,双方长久对峙,甚至大打出手,宁愿母亲不入葬,也得争抢到尸体所有权。而对于冥婚的执着,无形中创造出一条条隐藏的利益链,由此而来的盗尸产业,一度猖獗。

2016年,一起跨省贩尸案曾引发热议。曾因拐卖妇女罪判刑五年六个月的甘肃男子马崇华,于2016年2月刑满释放。出狱后,经济拮据,马崇华利用陕北配阴婚的习俗,杀人贩尸以获利。

联系好买家,马崇华将目标锁定为智障或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从4月2日到13日,以婚介为由,马崇华先后骗走两位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就近杀害后,将她们的遗体分别运送至陕西神木、榆林。

在神木的交易中,他以40200元的价格,将女尸售予一名已死亡两年的村民用于配婚,而第二具女尸在运往榆林的途中,被陕西警方查获。

贩尸,马崇华不是第一人。

有媒体报道,山西洪洞,三年被盗27具女尸。村民自发将坟墓修在村庄附近,以防被盗,逐渐形成“坟墓围村”的格局。有的直接将坟建在村里,与民宅毗邻,导致胆小的妇女儿童夜间不敢出门。

李云梅深有感触。远邻近里时有传出空墓现象,被盗皆为女尸,村民一致怀疑,尸体被用作配婚。为此,再有女尸入殓,都会选在离村近的方位,家里老小分配好时间,轮流看守。“如果不得已埋得远,墓穴会打得特别深,就怕被盗走。”

严丝合缝的防御手段,对于李云梅所住村庄作用不大。“现在村周边的坟,就没有女的孤坟,男的孤坟多,女的配得快,都是配出去的。”

都是活人想出来的

“未婚男士去世,必须给他找一个媳妇,不找,传说对家里不好。”马超一本正经地说。具体如何不好,他也答不上来,“其实不配婚,也没有出现什么事儿,但大家害怕,以前传下来说会不好,所以心理作用(作祟)”。

山西平定县一户人家,几十年前,家里一位三岁孩童夭折,后来几乎被淡忘。直至几年前,家里祸事不断,陆续有人生病。后人发现族谱里这位三岁孩童未配冥婚,怀疑是孤魂作祟,便找到周晓军,“是不是得给三岁孩子配个婚?”

但随着麻烦事一件件被解决,这家人也就将三岁孩童配婚之事抛诸九霄云外了。

周晓军、马超不愿承认这是一种迷信。他们笃信祖传规矩自有其合理之处,再三强调“这不是迷信,这是人的心愿”。心愿出于对孩子的成全,“作为父母,都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无论生死。

然而,女尸昂贵,难以负担的家庭转而寻找替代物,香人、面人、艾人、金人、银人,由此而来。

周晓军曾为主顾准备的香人。

与未婚男士配婚的“人偶”,完婚后,写进族谱,取首字为姓氏,香人,即香氏;艾人,即艾氏。

满足亡者完婚需求,实际是去了活人一块心病。了了愿,甩掉“孤坟”传说的负担,以后再有不吉之事,也不会追溯至死者身上。


“都是活人想出来的”,周晓军说。

三月中旬,周晓军接到2018年的冥婚第一单。五六年前,男方病逝,一直未能配到合适的鬼妻。这几年家里不顺,家人追溯源头,怀疑是孤坟作祟。恰巧近来有适龄女性去世,他们赶紧谈妥,接来尸体,期待双方合葬而安。

“要办好啊,不要再出什么事了,一定要平平安安的。”男方家属一再叮嘱周晓军。

“没事儿,肯定给你办好。”周晓军点点头,低声应答。这位阴阳先生手拿罗盘,平静地朝墓穴走去,像过去几十年一样,按部就班地完成下葬的每一个步骤,做好阴间之事来了却阳间活人的心愿。

(应受访者要求,周晓军、李云梅、马超、张磊皆为化名。)

- END -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搜狼网,eee4.cc,摆钟论是谁的著作,菲尔普斯手柄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