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农民工河北讨薪被打断手脚 开发商13人涉案(图)
[ 编辑:dhcmd | 时间:2017-01-11 09:01:30 | 浏览:153次 | 来源:中国企业网 ]
孙亚龙农民工讨薪,农民工讨薪标语,农民工讨薪难,农民工讨薪的顺口溜,重庆农民工讨薪,农民工河北讨薪被打断手脚 开发商13人涉案(图)

  【编者按】

  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

  2016年12月1日,在2017年春节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视频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说,随着2017年春节临近,工程建设领域又将迎来工程款、工资款结算高峰,预计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将易发、多发,其他行业欠薪问题也会更加凸显。

  “当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面临的压力依然很大。”尹蔚民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努力实现春节前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和涉及人数明显下降、因拖欠工资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数量明显下降,确保发生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基本结案、群体性事件得到妥善处置、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案件及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奔赴贵州、河南、湖南、山西等地调查多起农民工讨薪事件,并对话农民工问题专家,以期为健全预防和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长效机制,加大对欠薪突出问题的整治力度,出一份力。

  河北定州胜利街建华社区的一个工棚内,重庆涪陵籍农民工赵家友拄着拐杖目光沉重地望着窗外被雾霾笼罩的天空。因为合伙承包的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商业楼项目885.9万元工程款被拖欠,去年10月22日他带工人讨要工程尾款时遭追打,赵家友的腿被开发商定州市丰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源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打骨折。

  重庆市劳务办驻京津冀办事处主任周邦成向澎湃新闻证实,确有多名农民工讨薪时被打伤。定州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赵家友左下肢外伤,左腓骨多段骨折。另有4名工人和赵家友一同被打伤。工人们还指证丰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定州市人大代表冉庆军现场指挥打人。

  定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2017年1月10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事发后,警方以寻衅滋事对丰源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谢占明、王亮等7名犯罪嫌疑人进行刑事拘留,6名工作人员被网上追逃。同时,公安机关已经向定州市人大常委会递交了解除丰源地产公司总经理、定州市人大代表冉庆军人大代表资格申请报告,目前未获回复。案件还在办理中。

河北定州胜利街建华社区的一个工棚内,重庆涪陵籍农民工赵家友拄着拐杖。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河北定州胜利街建华社区的一个工棚内,重庆涪陵籍农民工赵家友拄着拐杖。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农民工讨薪手脚被打断

  今年47岁的赵家友,16岁开始做木工,30多岁开始接小工程,因为讨要工程款被打还是第一次。

  定州市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书显示,赵家友左下肢外伤,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伤,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头皮裂伤,胸壁损伤,肺挫伤,左侧第10肋骨骨折,右上肢外伤。

  他的工友鲁朝云伤情比他更为严重,诊断书显示,鲁朝云右手小指远节指骨粉碎性骨折,左手中指远节指骨粉碎性骨折,右胫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右腓骨多段骨折。

  他们告诉澎湃新闻,这些伤,全是被河北定州市丰源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殴打所致。

  赵家友和鲁朝云均是重庆涪陵人,赵家友说,2013年春,他和其他4名合伙人经人介绍,以河北开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承建定州市东明家具商业楼,并丰源房地产公司签订“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商业楼”工程施工合同。

  赵家友说,项目2014年4月份开始施工,2015年8月工程结构封顶。去年6月施工完成后,在进行扫尾工程的同时,他多次提出和开发商核对工程量,对方一拖再拖,工程量一直未核对清楚。赵家友在定州市劳动监察大队向大队说明情况。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赵家友在定州市劳动监察大队向大队说明情况。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双方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显示,工程全部完工后付工程款的80%,共计3678.64万元,工程竣工后经甲方、监理和质监等有关部门验收合格后,双方以实际竣工面积为准结算。一个月之内甲方付乙方除保证金2%以外的全部工程款。

  盖有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公章的“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工程竣工结算书”显示,赵家友的工程,合同内金为4598.3万元,工程全部完工后甲方(定州市丰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付工程款3752多万,合同内还应支付金额885.9万,索赔签证金额242.1万元。

  赵家友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的积蓄全部投到了工程里,目前除了工程款和工人工资没有发,还欠下300万元的外债。

  赵家友说,2016年10月22日,他和工人徐正学、鲁朝云等到东明家具广场售楼部,又一次找丰源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甄波核对工程尾款。在沟通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赵家友等5人被丰源房地产公司多名工作人员手持棍棒赶出家具广场,并遭到殴打驱逐。

  赵家友称,在被赶出家具广场时,徐正学被打倒,他上前阻止,遭到多人殴打,头部遭刀砍伤后晕倒,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身上多处骨折。木工班组的鲁朝云和其他3名工友均被打伤,其中鲁朝云伤势最为严重。

  赵家友的合伙人喻中全目睹整个过程,他告诉澎湃新闻,丰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冉庆军当时从5楼办公室走到一辆保安亭处,并告诉他,要“处理”赵家友,冉庆军在现场指挥他人对赵家友等人进行殴打,喻中全阻止未果。

  针对这一说法,冉庆军拒绝接受采访。丰源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甄波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对于打架一事他不清楚。打人者被拘留打人者被拘留

  11月7日,重庆市政府办公厅政务宣传处收到农民工在定州讨薪多人被打的舆情专报,当天,该市政府秘书长欧顺清批示,“请重庆市人社局核实,若属实,请求河北省人社局支援”。

  在经过初步核实后,重庆市人社局11月9日对此成立工作组,并在11月14日指派重庆市劳务办驻京津冀办事处主任周邦成赴定州调查。

  周邦成告诉澎湃新闻,到定州后,他先后找重庆籍农民工、定州市劳动监察大队、警方、信访局了解事发原因,证实有多名农民工讨薪时被打伤。农民工们虽然事发当天就报警,但警方直到11月15日才开始捉拿涉嫌打伤农民工的嫌疑人。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成员李小华告诉澎湃新闻,随后,由重庆市人社局及涪陵区公安局、信访办、维稳办组成的工作组也赶赴定州。

  李小华说,工作组人员到定州后,先后到定州市人社局、住建局、公安局、劳动监察大队及农民工群体了解工程结算、农民工工资和工人被打事件。

  经过工作组调查,目前工人被打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对于工程款结算,工作组先后与定州市人社局、劳务监察大队一起对农民工工资进行了调查,同时促成开发商和工程承包方谈判。

  2017年1月10日,定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警方以寻衅滋事对谢占明、王亮等7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6名嫌疑人被列为网上逃犯。

  一不愿具名的当地警方人士告诉澎湃新闻,13名涉嫌殴打赵家友等人的人员,均是丰源房地产公司员工,目前警方已向定州市人大常务委员会递交解除定州市人大代表冉庆军人大代表资格的申请报告。赵家友被打,左下肢外伤,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伤,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赵家友被打,左下肢外伤,左腓骨多段骨折,右手外伤,右手第4掌骨基底骨折,枕骨骨折。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双方结算存在争议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成员李小华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去年10月22日,在定州市东明家具广场售楼部,工程承包方赵家友和开发商副总经理甄波洽谈工程结算时发生口角争执,双方说辞不一,承包方赵家友及农民工代表被赶出东明家具广场遭到多人殴打,目前开发商否认其法人冉庆军现场指挥打架。

  丰源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甄波告诉澎湃新闻,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未曾受到其委托,没有到现场了解取证,故认为乙方定州市开元建设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结算书无效。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成员李小华告诉澎湃新闻,经过定州市政府和重庆工作组了解,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的资质无问题,因为施工方单方面提供材料做结算书,双方存在差异大,无法认同。关于工程结算需要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解决。

  周邦成在调查过程中从丰源房地产公司拿到一份以该公司名义出具的项目结算单,该清单与河北中企华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完全相反。澎湃新闻从结算清单看到,“施工单位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应支付建设单位损失及超支工程费888.43万元”。换句话说,工人们反倒欠开发商888.43万元。

  澎湃新闻发现,从去年12月2日起,丰源房地产公司在定州房产网公众号以及当地媒体发布此事件情况说明,称赵家友等人被打一事是“冒充农民工手持甩棍恶意讨薪”,并表示按施工合同约定,东明家居广场的工程由定州开元建筑公司即合同乙方总承包,实行包工包料,工程款在工程完工、竣工验收后支付。乙方至今没有完成工程,也不配合合同甲方即丰源房地产公司进行工程结算。

  该情况说明却又称,丰源房地产公司已经提前支付全部工程款、超额支付了乙方农民工工资。

41岁的工人石纪斌在四处透风的工棚内住着,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41岁的工人石纪斌在四处透风的工棚内住着,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希望今年不要空手回家

  重庆市政府工作组在调查农民工工资时,在定州胜利街建华社区的工棚个内,41岁的石纪斌拿着泡面走在工棚窗前哼唱“每天计划着如何省钱,一碗泡面泡出我们的苦辣酸甜……”2015年6月到东明家具城做水泥工到工程结束, 8万块工资石纪斌一分钱没拿到。

  用模板搭建的简易工棚里,虽盖着两床被子,但从工棚顶、门缝及从模板墙洞钻进的冷风还是会把他冻醒。买不起电暖器,也舍不得买电热毯,石纪斌就把灯泡和电线移到了离枕头很近的桌旁。

  工棚里,挂着三件一年经常换洗的衣物,几双穿破带着泥巴的工鞋摆在地上。石纪斌搓搓手告诉澎湃新闻,挣钱不容易,夏天很热,冬天很冷,家里还有老人,去年回家过年时,因为没拿到工钱,他和父亲在家里吃了一整冬的土豆,他希望今年不要再空手回家。

  工友鲁朝云被打受伤后,妻子两次从重庆涪陵赶到定州看他,因为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来几天又赶回涪陵。“每次离开她都是抹着泪走的”,说完,鲁朝云的声音变得沙哑哽咽。

  鲁朝云告诉澎湃新闻,妻子每天等母亲和孩子睡下后才关上门低声给他打电话,7岁的儿子一直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要给我买玩具,我考了100分,我们想你”。赵家友和工友们在工棚的院子里。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赵家友和工友们在工棚的院子里。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晚上睡不着时,鲁朝云经常翻看孩子和妻子的照片,因为长时在外打工,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来得及拍。他很担心患癌的母亲知道自己的遭遇后身体受不了,在一次与母亲通话时,鲁朝云谎称“我在工地上一切都很好,工程顺利,吃的好,穿的暖”。

  鲁朝云说,春节他不敢回家,害怕见到母亲和孩子,害怕他们看到自己“伤残”时那种难过的情形。在听到重庆市政府和定州市政府都在调查讨薪问题时,鲁朝云说,他相信政府会解决好,他也愿意等。

一名工人在院子外,用冷水洗脸剃胡须。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一名工人在院子外,用冷水洗脸剃胡须。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 图  住院治疗10多天后因没钱支付医疗费,赵家友拒绝医生住院治疗的劝告,回到工棚疗养。因为身上多处骨折,赵家友在工棚内只能侧躺。他说,自己经常整夜睡不着,还经常性头疼犯迷糊,他担心从此留下后遗症无法干活。赵家友和工人们承包的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商业楼如今已经开业正常运营。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图赵家友和工人们承包的定州市东明家具城商业楼如今已经开业正常运营。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图

  李小华说,重庆工作组在调查期间并未见到开发商负责人冉庆军。事件发生后,冉庆军也并未出面向被打的农民工进行道歉。对于5名受伤民工赔偿问题,只能通过法律程序解决。目前,调查组还在对事件跟进了解。截至发稿,施工方木工、水电等班组工程款仍未拿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孙亚龙农民工讨薪,农民工讨薪标语,农民工讨薪难,农民工讨薪的顺口溜,重庆农民工讨薪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