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江西农民工讨薪 “一家八口顶梁柱”被打断肋骨
[ 编辑:dhcmd | 时间:2017-01-12 09:24:28 | 浏览:135次 | 来源:中国企业网 ]
农民工讨薪难,农民工讨薪范文,农民工讨薪电话,农民工讨薪标语,农民工讨薪的顺口溜,农民工讨薪难,农民工讨薪范文,农民工讨薪电话,农民工讨薪标语,农民工讨薪的顺口溜  吃过早饭,29岁的江西农民工丁飞龙躺在昏暗的出租屋内,直愣愣盯着上铺的床板。揭开棉被,他光着上身,腰部缠着土灰色固定支具,“我现在腰很疼”。  2016年10月2日,丁飞龙和工友在河南省焦作市..

  吃过早饭,29岁的江西农民工丁飞龙躺在昏暗的出租屋内,直愣愣盯着上铺的床板。揭开棉被,他光着上身,腰部缠着土灰色固定支具,“我现在腰很疼”。

  2016年10月2日,丁飞龙和工友在河南省焦作市下辖的县级市孟州讨薪时,这位“一家八口的顶梁柱”被打断肋骨,警方当月28日的鉴定结果显示,构成轻伤。

  2016年11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随丁飞龙家属到孟州市公安局西虢派出所咨询,派出所负责人承认“没有抓人”。家属询问如果是对方受伤是否抓人,该负责人称“有可能”、“因为你们是外地人”。其进一步解释称,“如果不控制,害怕失控;他们失控不了”。丁飞龙家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把对方打伤)不控制,害怕(你们)失控;(他们打伤你们不控制),(因为)他们(是本地人)失控不了”。

  次日(2016年11月15日),孟州市公安局宣传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经分管局领导批示,工作人员连夜加班,完善犯罪嫌疑人相关手续材料,当日安排抓捕工作,有最新进展再沟通。然而,近两个月之后,截至发稿,澎湃新闻尚未收到回复。

  丁飞龙的包工头阮柳华说,澎湃新闻采访后,警方抓获两名嫌犯,随后,欠薪并指示员工殴打他们的老板开始与他们协商。最终,丁飞龙获10万元赔偿并出具谅解书,他拿到20万元工程款,剩余10万元工程款暂由一辆车抵押。目前,丁飞龙已回老家养伤。不过,警方未向澎湃新闻证实已经抓获两名嫌犯的说法。

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丁飞龙被打断肋骨,他目前在老家养伤,担忧留下后遗症。  丁飞龙被打断肋骨,他目前在老家养伤,担忧留下后遗症。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讨薪被打断肋骨

  2015年10月1日,河南惠平意诺节能门窗有限公司(下称“惠平门窗”)与包工头阮柳华签订《塑钢门窗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工程为“郑州市高新区郭村安置房A地块门窗项目”。承包合同约定,付款按进度进行。

  阮柳华2016年5月28日填写的《工程付款申请单》显示,计划工程款总金额64万元(注:计算错误,实为60.8万元)。其中,“完成工程量”栏写明“按合同要求,应付至合同款80%,部分未完成,先付至60%”,扣减以前累计批的25.2万元,应付11.28万元。该《工程付款申请单》有工程部、工程副总、检查审计组、财务主管、总经理逐级签字。惠平门窗老板李庚戌向澎湃新闻确认了该申请单。

  “申请单批了,但后来一直没拿到钱。”阮柳华说。

  眼看工程将收尾,2016年10月2日上午9点多,阮柳华、丁飞龙等5名江西修水籍农民工到位于孟州市产业聚集区的惠平门窗,找李庚戌讨薪。阮柳华和李庚戌均向澎湃新闻证实,两人合作三四年,2014年一个项目中,丁飞龙被欠薪4000多元。

  2016年11月14日,多名农民工回忆说,在李庚戌的办公室,丁飞龙说如果不把他的4000多元结清他就不走了;丁脸色不好看,没说脏话,但惹恼了李,李一把抓住丁说”小伙子你别走”,农民工饶三发就过去抓住李的胳膊说“怎么想打架”。随后,李打了一个电话,其司机、保安、工厂员工先后赶到,对他们拳打脚踢,农民工丁彦念、卢军伟被打倒躺在地上,饶三发蹲在墙角,不敢起来。

  照片显示,丁彦念低头坐在地上,地上有一滩血迹。

  蹲在墙角的饶三发偷拍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男子(被指是李庚戌)嘴里说着听不清楚的方言,走过去挥起右手猛击丁飞龙一下,丁和身边的制服保安开始撕扯,随后,丁被拳打脚踢。视频中,至少可以看到4人殴打了丁。

  视频中,阮柳华上前劝止,被一男子一把险些推倒,他只能大喊“干嘛啊这样打,不能这样子,要打死人啊”,但未起效;殴打过后,李庚戌喊着方言,丁飞龙说“我没动手啊”,李庚戌质问“你骂我没?!”

  2016年12月6日,李庚戌对澎湃新闻说,建筑商拖欠工程款才导致现在“私交变这样”。李庚戌称,当时,办公室只他一个人,他说建筑商的钱一直没付,希望克服一下,“阮柳华底下的工人说,他们这个钱不能等,不给钱把办公室砸了,还把我水杯摔了。我推了他一下,他们把我打了一顿,我打电话喊司机过来,他们又把司机打了一顿。我又给项目部的人打电话,让过来结算一下,他们又把项目部的人打了一顿,这一打都恼了,就失手了”。

  提起丁飞龙被殴打的视频,李庚戌说,当时情况混乱,他也想不清楚了。澎湃新闻把视频发给他,李庚戌回复“我看下”后,再无回复。

  对李庚戌的说法,阮柳华说:“我们要有那么强大就好了。他现在也是无赖。我们没那个本事,也根本没那回事(殴打对方)。”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欠薪的河南惠平意诺节能门窗有限公司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欠薪的河南惠平意诺节能门窗有限公司

  “连夜加班办案”已近3个月

  阮柳华告诉澎湃新闻,报警后,孟州市公安局西虢派出所警察赶到现场,将饶三发带走,他和另3名农民工被送医,后丁飞龙、丁彦念住院。

  丁飞龙被孟州市二院诊断为多发软组织损伤、腰3右侧横突骨折。2016年10月27日的孟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丁飞龙的身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是“轻伤二级”。丁彦念被孟州市二院诊断为多发软组织损伤、鼻骨骨折、左侧上颌骨裂纹骨折。丁彦念对澎湃新闻说,警察说他被鉴定为轻微伤。

  阮柳华说,案发后,他们将丁飞龙被殴打视频交给警察,警察也做了笔录,后经多次催促,警方2016年10月中旬给丁飞龙、丁彦念做了伤情鉴定。

  “我多次问,为什么不抓人,警察说还在调查。”阮柳华说,他想不通,就问警方如果是对方受伤是否会抓人,“警察说‘是’,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们是外地人。”

  2016年11月14日,西虢派出所韩副所长对澎湃新闻说,自己在外出差,不清楚案件进展。澎湃新闻致电经办此案的毕姓警官,后者以需经上级同意为由拒绝了采访。

  丁飞龙的家属和阮柳华到西虢派出所咨询负责人,后者表示,案件已经转为刑事案件,但还没有抓人,“得有个程序”、“报批了,准备采取强制措施”。

  当家属询问如果是对方受伤是否会抓人,该负责人称“有可能”、“因为你们是外地人”。家属追问,该负责人进一步解释称,“如果不控制,害怕失控;他们失控不了”。丁飞龙家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把对方打伤)不控制,害怕(你们)失控;(他们打伤你们不控制),(因为)他们(是本地人)失控不了”。

  当天,惠平门窗一名门卫对澎湃新闻说,自己案发当天也动了手,被西虢派出所叫去两三次,“有两个人这段时间没上班”、“抓走了还是开除了不知道”。

  对该门卫的说法,前述西虢派出所负责人说,“跑了可以上网追逃”。

  当晚,澎湃新闻到孟州市公安局采访,宣传人员表示,案件正在调查中。次日(2016年11月15日)早上,该宣传人员致电澎湃新闻说,局里很重视,分管局领导批示,工作人员连夜加班,完善犯罪嫌疑人的相关手续材料,当日将安排抓捕。该宣传人员称,案件快马加鞭往前走,有最新进展再沟通。

  不过,近3个月后,截至发稿,澎湃新闻未获回复。其间,澎湃新闻多次致电韩副所长、毕警官,询问案件进展,均未获回复。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阮柳华等讲述讨薪被打经过,称很寒心。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

  阮柳华等讲述讨薪被打经过,称很寒心。

  双方达成谅解

  澎湃新闻在惠平门窗看到,该厂规模颇大。该公司宣称,公司是由洛阳惠平建材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占地200余亩,5个标准化车间,每个8000多平方米。

  工商资料显示,惠平门窗注册资本500万元,李庚戌占股90%。

  阮柳华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李庚戌欠工程款,30多名农民工的工资没有结清,自从接这个项目后,他很痛苦。有时,有农民工急着用钱,却一次次被推。

  阮柳华说,2015年底,他们加班加点干到腊月二十七,原本李庚戌答应年底再给一笔钱,但到腊月二十八号他打电话,李庚戌关机了,农民工们只得回家。

  “为何卖血汗赚苦力钱还挨打?”阮柳华说,他想不通。

  李庚戌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后,他已垫付医药费等20000多元。

  “之前我们去了(派出所)多次,(警察)一直在落实情况。”李庚戌说,2016年11月14日晚,其公司两名参与殴打丁飞龙的员工李某某和张某,被警察带走。

  “(除被抓的两个人外)好像有两个人跑了。”对于自己为何没被采取强制措施,李庚戌未正面回应,只称“你把视频发过来我看看”、“动手肯定有动手,有人咬住我胳膊不放”。

  不过,“(除被抓的两个人外)有两个人跑了”的消息未获警方证实。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欠薪公司的还款承诺书http://www.cnincs.com/upload_files/article/49/_suf4grImg478482746.jpeg"欠薪公司的还款承诺书

  29岁的丁飞龙是家中独子,有个80岁的奶奶,父母身体不好,妻子在老家照顾两个女儿,妹妹还在读书,他是全家八口的“顶梁柱”。在孟州市二院住院一段时间后,他被转院到郑州,后转回江西修水老家住院养伤。

  丁飞龙说,医生要他至少再住院休养半个月,他已勉强能走路,但至少一两年不能干重活,如果修养不好,可能还会落下后遗症。

  2016年12月6日,李庚戌说,两名员工被抓后,他已联系阮柳华方协调工程款和赔偿丁飞龙问题。最终,嫌犯李某某赔偿丁飞龙10万元,获得谅解。

  2017年1月10日,阮柳华告诉澎湃新闻,李庚戌已给付工程款20万元,剩余的12多万元暂由一辆汽车放在他这里作抵押。

  “辛辛苦苦干活拿不到工钱,还被打一顿,让人太寒心。”阮柳华说,他曾非常绝望,“我们不奢求过多赔偿,只希望拿到自己的工钱”。

  阮柳华说,他们也不希望对方有人被判刑,他不了解最新案件进展。

  对警察被指未及时对打伤丁飞龙的一方采取强制措施,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健向澎湃新闻表示,按照法律,如果伤情鉴定造成轻伤及以上,公安机关应该立即立案,并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羁押等措施;公安机关没有及时抓人,如果在这过程中造成犯罪嫌疑人逃脱、逃跑,公安机关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农民工讨薪难,农民工讨薪范文,农民工讨薪电话,农民工讨薪标语,农民工讨薪的顺口溜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相关栏目